第137章 流言

  看到满是黑灰的拔步床给抬过来,战老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懵。

  她嘶声质问:“怎么就只剩下床了?”

  林怡琬惋惜说道:“就这还是小厮们冒着生命危险给抢出来的呢,老夫人,你这般费尽心机的去救战玉,知道的是你养孙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亲孙子,让你甚至连自己的院子都不顾了!”

  又一句诛心话让战老夫人浑身剧烈颤抖,面色也是铁青难看。

  她下意识争辩:“胡说八道,那是老身一手养出来的孩子,自然会偏疼他一些!”

  林怡琬反驳:“可你疼他,也得有个度,他犯下大错,你总该顾忌一下侯府的名声,他如今早已经不是你名义上的孙子了!”

  战老夫人顿时被训斥的无地自容,众目睽睽之下,她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原本这些人,是她故意叫来,打算给林怡琬一个下马威,让她赶紧把她求进侯府,再给她一处上好的院子。

  却没料到,她的脸皮竟然被揭下来踩,以至于那些看热闹的贵人们都对她指指点点。

  尤为让她受不了的,她竟然听到有人在偷偷议论;“你说,这战老夫人是不是跟她这个养孙有什么啊?他惹上忠勇王府,别人都想方设法的撇清,她倒好,院子都不顾,就跑去搭救,这关系,就很耐人寻味!”

  战老夫人面皮臊的难受,那些议论犹如针尖刺进她的耳朵,让她耳膜生疼。

  她不敢再耽误,必须得赶紧撤走,以免真让林怡琬怀疑她跟战玉的关系。

  但凡这个小贱蹄子再到战阎面前口舌挑拨,她就真的会身败名裂。

  侯府老夫人的身份给她带来了诸多好处,她绝不能功亏一篑。

  她迅速开口:“既然我的院子还在修缮,那我就先搬去庄子,等修好之后,侯爷会亲自把我接回来的!”

  话音落下,也不等林怡琬再说什么,径自转身快步上去马车。

  看着马车滚滚离开,玲儿忍不住开口:“夫人,咱们侯爷真的去接她吗?”

  林怡琬不屑说道:“就让她先回去做美梦呗!”

  她记得舅舅十分爱吃锦鲤大街上的点心,她就吩咐车夫转道先去点心铺子。

  然而刚拐出巷子,就被堵住了。

  只见一处药铺门口停着一个漆黑的大棺材,旁边有妇人幼女正在嚎啕大哭。

  车夫担忧开口:“夫人,咱们现在也不好调头了,要不然等一会儿?”

  林怡琬点点头:“先去打听一下,前头出了什么事情!”

  不多时,车夫就沉着脸快步走回来。

 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回春堂的庸医不做人,把病者家里害的倾家荡产还不算,甚至还诱骗着病者把女儿给抵押出去做药费,如今人死了,这不来讨公道呢!”

  林怡琬下意识询问:“这回春堂东家是谁?”

  车夫晦涩开口:“忠勇王妃的小舅子,叫梅仁兴,是个有名的纨绔子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!”

  林怡琬面色骤变,她记起来了,前世的时候,京城出现了一桩十分蹊跷的女童丢失案。

  那些都是八到十岁的小姑娘,正处于像柳条那般抽枝丫,长大的美好时期。

  却在逛街或者游玩的时候走失,可把家中父母给急疯了。

  官府派出大理寺官员彻查此事,却始终都没有眉目。

  直到当朝户部尚书的幼女也失踪之后,盛安帝就命官府不眠不休的搜捕全城,限期他们三天之内交出罪魁祸首。

  当时她记得还真破案了,凶手就是梅家的大公子,所有女童的尸体都是从他居住的小院子里面挖出来的,据说死状可惨。

  她正陷入回忆之中的时候,玲儿却已经叫了起来:“糟糕,这群恶霸竟然要抢小姑娘了,他们好过分!”

  她再没迟疑,连忙可怜兮兮的看向紫儿:“你去救救她,好歹挡一挡啊!”

  紫儿下意识握住手中长剑,眼神却看向了林怡琬。

  林怡琬知道,她是在等着自己示下。

  玲儿眼圈登时就红了,她哑声呢喃:“夫人,奴婢知道凭着奴婢的身份不该烂好心,可那小姑娘是无辜的,她父亲都病死了,她怎能再被回春堂给抓走呢?明明是他们的错啊!”

  林怡琬点头:“别哭,我会救她的!”

  说完,她就冲着紫儿使了个眼色。

  紫儿犹如离弦的箭那般,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。

  “嘭!”她的剑鞘猛然抽在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上,疼的他嗷嗷惨叫。

  他嘶声怒斥:“哪里来的小贱蹄子,竟敢多管闲事打老子?”

  紫儿也没理会他,手中剑鞘依旧朝着大汉胳膊上用力抽下。

  大有他不放开对小姑娘的钳制,就直接抽死他的架势。

  大汉吓疯了,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颠婆,出手这么狠辣,再硬刚下去,他胳膊就别要了。

  他再没迟疑,连忙松手。

  得了自由的小姑娘迅速回到妇人身边,满脸泪水。

  大汉恶狠狠的盯着紫儿:“你是谁家的狗,竟然敢管回春堂的闲事,你不要命了?”

  紫儿依旧没有吭声,只站在妇人和小姑娘的身边保护。

  大汉顿时嘲笑起来:“原来是个小哑巴啊,真是可惜了这副好样貌,压在身下连叫都不会叫,无趣的紧!”

  “唰!”紫儿长剑陡然出鞘,锋利的寒芒陡然袭向大汉的腰间。

  “啪嗒!”一团血糊糊的东西从他腰间掉落,由于速度过快,他竟是都没感觉到疼。

  直到他下意识伸手去摸,看到满手的鲜血,这才怒声痛叫:“你这个死哑巴,你赶割老子的命,根子,你找死!”

  紫儿冷哼一声,直接将手指放进嘴里,打了个尖锐且响亮的呼哨。

  一只黑色的雄鹰陡然凭空出现,它俯冲下来,叼起那一截血糊糊的东西就飞跑了。

  大汉这才反应过来,他嘶声大喊:“那是老子的,那是老子的!”

  接连追出去几步,除了落到头上的鹰粪之外,哪里还有它的身影了。

  大汉恨的用拳捶地,他恼怒命令:“来人,把这小贱蹄子给老子抓起来,老子要剥她的皮,抽她的骨!”

  随着他的声音落在,回春堂内迅速出现不少黑衣打手。

  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,面容狰狞的把紫儿和妇人母女包围。

  dengbi dmxsw qqxsw yifan

  shuyue epzw qqwxw xsguan

  xs007 zhuike readw 23zw
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jsb999.org